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第595章 秋家盘算 (求订阅、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秋家小妹安然复返,自是令秋老儒和一众兄姐大喜。
    尽管其中也少不了有人暗暗嘀咕着那些聘礼,倒也没有人真的希望秋家小妹回不来。
    秋家一众女眷在后厢围着秋家小妹,一边安慰一边追问。
    书房,秋老儒却愁眉苦脸,与他的几个儿子们商量着。
    江舟和张老头被老儒打发了个儿子,在前厅招待,拖延时间。
    “你们说这可如何是好?”
    “你妹妹回来固然是大喜,可为父先前答应那老园叟之事,可如何回拒呀?”
    秋老儒说着,有些责怪地看着秋家大郎:“也是你口无遮拦,若你未当众许诺,谁能将汝妹救回,便将汝妹嫁与他,为父便拼着一世清誉不要,落一个言而无信的名声,也要回了这桩婚。”
    “但如今人家救回汝妹,若是再食言,那便不止是为父言而无信,而是秋家忘恩负义了!”
    秋家大郎一阵嗫嚅道:“我哪儿知道那老园叟还真有这般本事,能将小妹救回?”
    “反正不管如何,小妹是万万不能嫁给那老头的,话是孩儿说的,大不了,就由孩儿去拒了,别人要骂也是骂不到父亲您身上,更与我秋家无关。”
    “胡闹!”
    秋老儒骂道:“你是我秋家长子,一言一行,都代表我秋家,岂能撇开关系?”
    “父亲莫恼,大哥,你也莫急。”
    边上一女子忽然开口道:“这事,或许还有转机。”
    “哦?老二媳妇,是何转机?快快说来!”
    秋老儒老眼微亮。
    这是他二儿媳,向来心思敏锐,颇有主意,她既说此话,还是他有些期待的。
    二媳妇笑道:“那老头区区一个灌园叟,哪里来的这本事能从水神……哦,那江伥手中救回小妹?”
    “是啊,这我也纳闷!”
    秋家大郎拍手道。
    二媳妇笑道:“大哥,你们可有瞧见与那张老头一道来的那位公子?”
    “公子?什么公子?”
    秋老儒一愣,追问道。
    他先前生怕张老头找他要女儿,并不敢出去见人,只打发了儿子去应付。
    秋家大郎道:“父亲,是有个年轻公子哥,他自称姓江,只说是与张老头同行之人,倒未说其他。”
    二媳妇露出一丝精明笑意:“他虽未说,儿媳却认得此人,说来也巧,此人颇有文名,其诗文在江都广有流传,”
    “前些日子,在碧云楼中,一曲《关睢》,令得江都女子都为之倾倒,儿媳近日在那些官家命妇们的各种诗会茶会上,都听出茧子来了,听说连那些自命不凡的男儿辈,也都赞其一声‘诗中君子’。”
    “此人竟有如此名声?”
    秋家大郎先是惊异,再是纳闷道:“不过这与此事何干?”
    二媳妇还没说话,秋老儒已经皱眉道:“是他?此人于我儒门之中,确有不小名声,但除此之外,他还是肃靖司之人,听说有着不俗的仙家道行。”
    “若真是此人,恐怕救回幺儿的就是他了。”
    二媳妇意外道:“父亲,您也识得此人?”
    一旁秋家二郎责道:“父亲是乃城中名士,既是儒门名秀,连你都知道,父亲岂能不知?”
    秋老儒摆手道:“为父也是许久没有与儒门高贤来往了,并没有听说此子文名,倒是有些寡闻了。”
    众人都知道老父为何没有与人往来,概因秋家没落清贫,文人聚会,也是要花钱的,而且还不少,现如今的秋家,可花不起,不由沉默。
    秋老儒倒是看得开,没怎么在意,说道:“为父曾与此子见过一面,倒是颇有气度,不想他有如此本事,二媳,你适才所言何意?”
    二媳妇笑道:“父亲,大哥既然有言在先,谁救了小妹,就将小妹许给谁,如今既是此人救回小妹,那小妹所许的,当然就是这位江公子了,自然轮不到那张老头。”
    “父亲先前虽然说过,他拿出五百贯钱聘礼便可,可有救命之恩在,小妹以身相许,乃天经地义,纵然父亲食言,他人也不会说什么,反而会传为佳话。”
    秋家大郎猛地拍手:“着哇!”
    “如此一来,还有那张老头什么事?”
    其他人也大喜。
    哪怕仅是听刚才秋老儒与二媳妇说的话,也知道那位江公子是不得了的人物,小妹嫁了他,是福气,秋家也脸上有光。
    众人大喜之下,秋老儒却给他们泼了头凉水:“你当是你们想嫁就嫁?”
    “别的不说,为父听说,那人是当朝太宰关门弟子,如此身份,岂是幺儿能高攀的?”
    “这……”
    “难道真要让小妹嫁给那老头?”
    众人心中一凉。
    这时,门外进来了一个丫鬟。
    秋家大郎忙道:“如何?老太太可探得小妹心意?”
    那丫鬟禀道:“老爷,大爷,老夫人方才试了小姐心意,小姐只言道:既是有言在先,当遵守信诺,不可毁弃,纵是灌园叟又何妨?此固命而已,不可违逆。”
    “这……小妹糊涂啊!”
    众人纷纷责骂。
    过了一会儿,一妇人试探道:“父亲,不如咱们也别管这么多,反正救小妹的定是那江公子,他若不应,咱们便以小妹名节赖着他,既是太宰弟子,岂能不讲信义,毁了女子名节?”
    众人眼中一亮,纷纷道:“对对对!他是当世大儒弟子,就算不顾自家名声,难道还能不管太宰的名声?”
    秋老儒斥道:“住口!”
    众人顿时静下。
    秋老儒黑着脸道:“你们作为长兄长姊长嫂,竟不如幺儿一个小女子识大体?”
    “我家书香门第,岂能忘恩负义,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真若如此,往后为父还有何面目见众老友?”
    众人纷纷低头,虽畏惧老父威严,却大多暗自不以为然。
    这种时候,还管什么脸面?
    若是成了,小妹嫁了好人家,他们秋家也能脱离窘境,甚至从此飞黄腾达。
    脸面哪有这样的好处重要?
    秋家大郎不服道:“父亲,难不成就真让小妹嫁给那灌园叟不成?那孩儿是万万不会同意的,那不是把小妹往火坑里推?”
    秋老儒闻言,刚刚的一肚子气又都泄了出来。
    脸色一阵变幻,半晌才道:“罢了,老夫就舍了这张老脸,先出去见见他们吧,若能劝说便劝说,若是不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