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塑千禧年代

599 全干掉(二合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的上半个月,随着苹果iPhone的发布,科技、财经媒体对这部开创性的触屏手机都给予了很多报道。
    取消键盘,人机交互,这是不是太激进了?
    消费者真的能够接受这样的手机吗?
    499美元和599美元的价格是不是太高了?
    要知道,诺基亚的旗舰机皇N95也就799美元,索爱高端机型P1c和K850是530和460美元,苹果公司只出这样一款大胆激进的手机就想直接冲击高端市场?
    媒体分析的角度比较多,不少消费者则表示了期待,以及,苹果公司股价在发布会后应声而涨。
    但一个普遍的看法是,499/599美元的苹果手机在第一波用户尝鲜之后的销量表现十分重要。
    有媒体记者还试图采访苹果公司在音乐播放器上的唯一竞争对手,因为iPhone在发布上明确了集合iPod功能,易科公司的股价次日随着苹果公司的上涨而出现了小幅度的跌落。
    尽管易科公司从去年就公布了手机新项目,但迟迟没有大的动静,这不禁让人怀疑真正的进度究竟如何。
    这种不确定性让易科的股价阴跌,可是,方卓既顾不上接受采访,也没去琢磨易科市值,他几乎就是泡在了硅谷的研发中心里,时刻关注手机加码了前置摄像头后的进展。
    手机加上前置摄像头不单单是硬件,还要有成像技术的研究。
    这种技术基本没有参照物,最早的夏普J-SH04加了前置,但只是噱头重于实用,像素也极低,而这两年实际上有一款诺基亚的N90,它的摄像头是可以旋转的独立模块。
    可是,N90的摄像头位置很奇怪,设计也不是从自拍的需求出发,按照方卓的看法,其他家是尝试把照相机放进手机,N90是把监控摄像头挪了上去。
    如此从无到有的研究很难,但也最让易科的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兴奋。
    方卓见证着大家琢磨了一個利用红外光线主动投射,然后交由摄像头采集,再利用芯片进行处理,最后根据光信号的变化计算物体位置和深度信息的方案。
    只是,这样一来,需要加上专门处理前置摄像头需求的芯片,也就是可编程的ASIC芯片。
    这其中还涉及对投射图案采用什么样的编码方式。
    电子工程师们对陆续提出的直接编码、复用编码等方案进行了激情的讨论。
    很快,方卓就陷入了听不懂的状态,只能勉强消化来自许柯登等人的二次人话。
    按照许柯登的说法:“这必须是光学系统和算法的融合,两者高度耦合且技术上不可分割。”
    方卓对此就有疑问了:“许老师,许老师,我能不能要个低度耦合先给手机用着呢?”
    许柯登:“……”
    他迎着方总的眼神倒是有些从技术讨论的氛围里清醒出来。
    从无到有具备难度,易科对电子工程师的招聘也不是一时便能建功。
    许柯登建议道:“其实,我认为这方面可以通过对硅谷技术公司的收购来加快解决。”
    方卓听着这话,觉得许老师似乎心里有些想法,问道:“硅谷也有研究前置摄像头的公司?有收购预算吗?”
    “前置摄像头没有,但有利用传感器来对构图信号进行处理的公司,比如Major  sensor公司。”许柯登先这么说,然后放低声音,“几千万美元?应该可以吧。”
    方卓听到连具体公司名字都出来了,有些迟疑,安卓公司上才花了几千万美元,这不是直接解决前置摄像头而是加速其中环节就也需要这么多?
    许柯登看到方总沉默,出于对世界首个前置摄像头手机的成就感,催促道:“方总,时不我待,你也不想易科手机发布的时候没有好的前置成像效果吧?”
    方卓翻了个白眼,还是初步同意了收购建议。
    通过收购特定技术领域的公司来为公司增加技术储备,给手机打造重要功能,这倒也正常。
    方卓一直打算趁着未来两年的好光景多花点钱。
    只是,曾经前置摄像头的普遍让他觉得这样的改进会比较容易,真正从零开始的做起来才发现各种阻碍。
    这也有点像是做智能机,最开始的智能机难做,等到业内的供应链成熟、系统生态成熟,一款智能机的出厂难度便直线下降。
    Major  sensor公司的收购要做调查,经过施密特牵线搭桥的原英特尔移动芯片部门的小团队却很快的来到了易科公司。
    英特尔移动芯片的Xscale架构本就是吸纳了DEC公司StrongARM架构的精髓又进一步研发,性能强悍,但相较于ARM的架构,它的功耗更高。
    对于移动设备来说,低功耗的意义越来越大。
    现在,这十名工程师来到易科,他们的方向将是ARM架构的芯片,依旧是配合着晨星和联发科的设计工作,研发出一款适配安卓系统的入门级芯片。
    易科的硅谷研发中心酝酿着改变的力量,方卓则耐心的为这种酝酿添柴加火。
    一月份的中下旬,孔豫、梁孟淞以及国内周辛等人的陆续到来把致力于搞懂手机研发的方卓给拉了出来。
    空头保尔森的基金盈利逐渐增速,孔豫的脱发速度与之呈正相关。
    除此之外,方卓倒觉得他的精神状态还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孔豫这趟过来既是汇报与保尔森那边的接触,也是叙述自己对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判断。
    不管舆论怎么鼓吹,孔豫在深入对全美各大城市的房地产进行研究之后愈发坚定的认为这个泡沫极可能就要被戳破了。
    也就是,似乎到了对美国房利美和房贷美这两家住房按揭贷款公司做空的时刻。
    方卓向来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见到孔豫的做派,觉得连安全问题都不用自己叮嘱了。
    1月17日,孔豫偷偷摸摸的走,梁孟淞鬼鬼祟祟的来。
    从去年到现在,梁孟淞已经为冰芯做了很多工作,但为了避嫌,他既没有去国内,也没有来找方总见面。
    这一次梁孟淞主动来找,方卓心里便存了不少期望。
    果不其然,两人刚见面,梁孟淞就是神色喜悦,重重的握手。
    方卓心中一跳,手上不自觉也加了加力气,65nm制程工艺有进度的话,高通那边就更好谈了。
    梁孟淞压低声音:“方总,咱们的65nm快突破了。”
    方卓见他如此作派,又听见“突破”二字,刚要喜悦忽然反应过来,问道:“快突破?还没突破呢是吧?那什么时候能突破?”
    梁孟淞摇头:“不知道。”
    方卓又问:“上半年能突破试产吗?”
    梁孟淞再摇头:“不知道,尽量。”
    方卓哭笑不得:“梁博士,那你……”
    他放下心里的期望,转念一想,梁博士连内地都没去,全是隔空信息传达,出于严谨没法给个准信也正常。
    “就是不知道,我这趟过来是为了让方总安排我去一趟庐州,行程上看看怎么保密,尤其到冰芯的时候一定不能走漏消息。”梁孟淞正色道,“从去年11月到今年,台记方面频频在问我的消息。”
    方卓沉吟道:“既然这样,那不如仍旧在美国,冰芯已经有一批从台记过来的工程师,我相信65nm有这样的里应外合,一定能等到成果。”
    梁孟淞拒绝道:“不,就趁着春节前后的这段时间,我亲自去看看问题,我们现在早一步就相当于以后少追两步,而且,我听邱总说,这不是和代工订单也有关系吗?”
    方卓左想右想,还是觉得不保险,好容易把梁博士弄来,千万别出了纰漏。
    然而,梁孟淞态度却十分坚决。
    本来按照他的规划,冰芯在65nm制程工艺上应该已经开始风险试产,但现在连试产也没过,偏偏隔空解决问题总是差点意思,毕竟冰芯的底子薄弱。
    恰逢下月春节,这个时机再好不过。
    方卓拗不过梁博士的坚决,思虑一会后安排道:“这样吧,我先让内地安排一个半导体行业会议,然后诚邀梁博士在京城参加,到时候你露露面就称病入院,乘坐我的私人飞机去庐州。”
    因人设会,暗飞冰芯。
    到时候两边再打好招呼,过节的台记不至于再能发现吧?
    梁孟淞露出笑容,可以,比自己想去做学术访问强。
    “梁博士亲去冰芯,我们上半年能不能搞定试产?”方卓询问。
    这一次,梁孟淞给了个明确的时间线,自信的说道:“一季度试产,二季度小规模量产,下半年考虑良率。”
    方卓缓缓点点头:“好。”
    这样的话,一季度之后就可以和高通那边对对时间,增加己方这边的综合筹码。
    高通现在很犹豫。
    老二运营商V商的态度没什么松动,这让高通也很无奈。
    这要是芯片方案连着订单给了吧,好像被占了大便宜。
    这要是不给吧,眼看谷歌主导的开放手机联盟逐渐有了轮廓,T-Mobile的态度又颇为明确,竞争对手得了好处,自己好像还是吃亏。
    方卓能感觉到和高通副总裁安德森的纠结。
    他针对这种情况,曾经给予友善的建议:“要不,高通到时候可以给我们一小批订单,我们也不嫌少。”
    安德森没有回应,小批也算给啊。
    现在在英特尔卖掉移动芯片部门后,本以为是高通和德仪分食,但忽然冒出了一个搭上苹果的三星,德仪又在使劲抢占市场,自家的CDMA标准还难发力……
    高通需要全方位的衡量了。
    与梁孟淞的见面除了对他行程的安排,还有件让方卓颇为惊喜的事。
    “临安的那个二厂既然涉及到存储,这方面还是应该更重视,也更独立,单凭代工和奇梦达的低端技术转让是很难发展起来的。”
    “我在台记有个朋友,他最近有在问我去不去他那里。”
    “不知道方总听没听过高启全,他现在是华亚科的总经理,在存储领域有很丰富很丰富的经验。”
    “如果我们冰芯能够把存储的局面做大一些,未必不能让他过来。”
    方卓记忆里没有高启全这个名字,但如今行业里知道这一位在存储领域的名声,他曾经击败过英特尔主导的存储器规格,被视为宝岛的“DRAM教父”级人物。
    “梁博士的朋友真是了不得,他能来内地?”方卓既惊讶于梁孟淞有朋友,也惊讶于这话里的意思。
    梁孟淞反问道:“他有什么不能来的?张汝京还放弃台记的大笔股票到申城了呢,最近的存储领域不太景气,华亚科未来几年未必多好,但反周期投资可能是个好机会。”
    他说完这句又有些天真无邪的问道:“反正,方总,你不是很有钱吗?”
    方卓这个时候很难形容梁博士的气质,只能含笑说道:“对, 很有钱,都快不知道怎么花了。”
    梁孟淞点点头:“那就花存储里,这个钱好花。”
    “等咱们的65nm开始量产。”方卓说了个节点,最起码得到那时候才算有流动资金,不然,总不能卖了公司去投存储。
    哦对,申城还有家可以卖的房地产公司呢。
    梁孟淞相信方总的话,内地首富嘛,总有来钱的办法,家里不是还开银行吗?从银行里拿钱也行啊。
    两人的见面没有持续太久,甚至连饭都没一起吃。
    梁孟淞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不愿为制程工艺以外的事情多冒风险,自从去年答应来冰芯,现在就一门心思的想着搞制程,想着把差距追的近一些。
    他是06年8月份从台记正式离职,还得熬到明年8月份才能真正的加入冰芯。
    台记的高管流动性实则也不小,但是,梁孟淞发现自己是近年来唯一一个签署竞业协议的人,比如,张汝京,高启全,他们都无碍的再就业。
    这种区别对待,梁孟淞一点都不觉得荣幸,反而感觉之前在台记就被发配和冷落,现在又要硬生生的卡着两年。
    摩尔定律都特么的不要两年呢!
    那只有……
    等老子封印解除,把你们全干掉!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wa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