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吴霸春秋

第349章 宋公主南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田乞离开后,庆忌仍旧坐在河边钓鱼。
    这时,河的上游忽而飘下一个奇怪的东西。
    庆忌定睛一看,可不正是一名落难者吗?
    只见一个人影抱着一截木头,顺流而下,那人就静静地抱着木头,不见求救的呼喊声。
    难不成已死?
    庆忌狐疑之间,那人已经飘到他的跟前。
    见死不救,也不是庆忌的一贯作风。
    所以庆忌不假思索的挥了挥手,正要命左右上前查看。
    不料抱着木头漂浮在河面上的人,忽而站起身,钻入水中。
    “刺客!“
    “有刺客!护驾!”
    在四周的宿卫见状,都连忙跑到庆忌的身边,张弓搭箭,拿起戈矛盾牌,将庆忌团团围住,护在中间。
    作为国君的庆忌若是被行刺,即便并无大碍,他们都难辞其咎。
    所以,在那人突然钻入水中的时候,这让在场的吴国宿卫们都不禁绷紧了精神。
    “哗!“
    那人忽然钻出水面,站起身子,缓缓的朝着庆忌走来。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及笄之年的少女,乌黑亮丽的秀发湿漉漉的,面容姣好,妩媚动人。
    她的身材颇为高挑,穿一袭绣着梅花纹样的宫装,耳朵两侧以绸带绾起,大多秀发则是披散在双肩。
    媚!
    媚骨天成!
    这个少女媚到了骨子里。
    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让天下男子直咽唾沫的妩媚之感。
    庆忌已经许久未曾见过,有这般姿色的女子。
    但,庆忌毕竟是见多识广的,阅女无数的他,对于美女有一定的免疫力,不至于像旁边的宿卫们那般失态。
    “汝是何人?”
    庆忌蹙眉问道。
    “吴王,小女子名唤南子,是为宋公之女,适才不幸失足,落入河中,冒昧打扰,还请吴王莫怪。”
    来到跟前的少女朝着庆忌福了一礼,唇角一勾,巧笑嫣然的道。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说的应该就是南子这般的美女。
    虽然年纪还小,但已经有了祸国殃民的资质……
    南子?
    宋公之女?
    庆忌倒是不疑有他。
    来参与薛地之盟的国君,可能会带上自己的一些家卷。
    “无妨。”
    “吴王,妾身落水,衣裳尽皆湿漉,不雅观矣。不知吴王可否借衣裳帐篷一用,以使妾身更衣束发,整理仪表?”
    “可。”
    庆忌并没有拒绝。
    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跟落汤鸡一样,的确不雅观。
    得到庆忌的准许后,南子就在一名宿卫的引路下,进入庆忌所在的寝帐。
    南子?
    庆忌莫名的觉得这个少女的名字很是耳熟。
    历史上的南子,可谓是卫灵公的宠妃,名冠一时的美人。
    孔子周游列国时,曾访问卫国,南子与孔子隔帐见面。
    南子叩头还礼时,身上佩饰发出清脆响声,孔子学生子路对此颇为不满。
    后来孔子认为卫灵公不是爱好德行如爱好美色一样,于是离开卫国。
    而且,南子还是一个喜欢干涉政事的女人,并不安分。
    在南子的谗言下,卫灵公逼走了公叔戌、太子蒯聩及其党羽,拥立卫出公,可谓是一个了不得的“女强人”。
    就跟历史上所有权利欲望极大的后妃一般,南子的私生活有些混乱,堪称荒唐。
    她与宋国公子朝私通,卫灵公不加阻止,反而纵容南子,召公子朝与其在桃地相会……
    从这一点上来看,卫灵公也不是不能容忍自己被戴绿帽子!
    宽容!
    大度!
    当然,此时的南子尚未出嫁,待字闺中的她,还是云英未嫁之身。
    “大王,南子公主请大王入内一见。”
    “……”
    庆忌颇为疑惑,周围的宿卫们,也都一脸古怪的神色。
    既然已经换好衣物,南子为何不离开,而是要见一见庆忌?
    庆忌倒不是担心南子会行刺自己。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庆忌也不会那般孱弱,真的让南子一个女子行刺成功。
    随即,庆忌就亦步亦趋的进入自己的寝帐。
    刚刚入内,便见到南子已经换上一袭武士服,紧身的武士服,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煞是诱人。
    这让几个月没见过女人的庆忌,也是禁不住暗暗食指大动。
    南子即便穿上了庆忌的武士服,也不失妩媚之感。
    “不知南子公主欲见寡人,所为何事?”
    “妾身是要报答吴王。妾身不才,却也能歌善舞,尤善于弹琴,不知吴王可否找来一把琴,使妾身得以弹奏?”
    “善。”
    这让庆忌对南子更是好奇,随即就命宿卫找来一把琴。
    南子落水,应该不是意外?
    南子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见庆忌?
    “冬……”
    南子轻抚摸着琴身,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把琴放平,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开始在琴上波动,十分流畅。
    指尖流淌出声音如展翅欲飞的蝴蝶,扑闪着灵动的翅膀,清亮亮的流淌着,又好似塞外悠远的天空,沉淀着清澄的光。
    庆忌也坐在南子的对面,闭上眼睛,感受着那清如雅灵的琴音,身心倍感舒适,在这一刻似乎是已经得到升华。
    南子的琴艺是母庸置疑的。
    伴随着琴,婉转又有些俏皮的歌声缓缓流出。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听到这首诗歌,庆忌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颇为怪异的神色。
    他如何能不知,这是一首求爱诗?
    女子的求爱诗!
    这是《国风·召南·摽有梅》,诗经中的一篇。
    在召南之地,每逢仲春之时,当地的媒官便让未结婚的大龄青年去幽会。
    适婚女子在类似三月三这样的男女自由相会的集体狂欢中吟唱的歌曲,目的是为了吸引异性的注意,以寻觅幽会的伴侣。
    这是一首委婉而大胆的求爱诗!
    《周礼·媒氏》曰: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
    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
    南子在向庆忌示爱?
    这是让庆忌万万没想到的。
    他的魅力如此之大,竟然能让南子一见钟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wa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